首頁 > 對話錄

對話錄NO.17 | 張文良:佛教要關注當代社會發展,不能成為考古學

菩薩在線 2019-12-21 15:01:33


Q:張老師您好,能否向我們簡單介紹一下您的佛學研究方向?

A:我原來對禪宗有比較大的興趣,到日本留學之前,對禪宗研究有所涉獵。我曾參與《中國禪宗宗派源流》和《雍正與禪宗》的寫作。當初設想用一種新的方法,對中國禪宗各個宗派的歷史發展、思想特色、修行特色進行整理。后來也比較關注日本的鈴木大拙的禪思想與江戶時期的鳳潭的禪思想,發表過論文。但現在主要從事華嚴學的研究。


研究華嚴學主要是因為在人民大學時受到導師方立天教授的影響。他在中國開展華嚴學研究比較早。我在日本留學時的導師是木村清孝教授,他是世界知名的的華嚴學研究專家。我主要受兩位導師影響,選擇了華嚴學的研究。


我最早研究被尊為中國華嚴宗四祖的澄觀。澄觀對《華嚴經》所作的注釋如《華嚴經疏》、《演義鈔》在華嚴思想發展史上占有重要地位。澄觀有深厚的中國文化修養,年輕時專門研究過儒家、道家、周易,所以他能夠結合中國傳統思想文化來闡釋華嚴學。


在華嚴宗三祖法藏那里,中國傳統思想的影響尚不明顯,而到澄觀這里,中國傳統思想與華嚴思想的結合發展到新的階段,從某種意義上說,華嚴學的中國化進程在澄觀這里進入新的境界。


Q:你對這次活動的主題有什么樣的理解?

A:這次會議的主題是佛教史。針對佛教的研究有很多的側面,如:佛教教理教義研究、佛教哲學研究、佛教文學研究、佛教歷史研究,還包括佛教藝術等方面的研究。我認為,佛教史的研究是佛教研究各門類中最基礎、研究歷史最悠久、研究成果最多的分支。舉辦這樣一場針對佛教歷史研究的會議,對我國的佛教學研究有重大意義。


Q:您怎么理解佛教中國化?

A:佛教的中國化有多重含義。從學術的層面上理解,佛教的中國化就是印度的佛教思想在傳入中國之后,與中國的傳統文化相互碰撞、相互融合,完成思想的嬗變,最后呈現出中國佛教的獨特氣象。這可能是我們所理解的佛教中國化一個核心組成部分。

 

Q:我們一直探討佛學的人間化,那么您認為佛學研究者應該有怎樣的社會擔當呢?

A:我覺得佛教學者應該關注兩個方面,一個是佛教學術本身,即對佛教義理、佛教思想、佛教歷史等進行專題研究。另一方面則是關注當下的社會問題。

 

佛教不能變成一種知識考古學,學者不能僅僅滿足于對古文獻的解讀,還要從佛教的立場出發、發掘佛教思想中的積極因素,為解決當前世界和當今社會面臨的一些問題,包括環境問題、倫理問題、和平問題、生死問題等,提供有價值的理念和解決思路。

 

所以,作為一個佛教學者,除了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外,如何利用好佛教的思想資源,為當代的思想建設貢獻力量,是我們需要思考的問題。(文/王正強 圖/盧鵬宇 編輯/王正強)

0
編輯:王正強 責任編輯:李蘊雨
下載APP熒幕凈土裝進口袋
体彩四川金7乐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