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對話錄

對話錄NO.11 | 園慈法師:留學經歷給我帶來了什么?

菩薩在線 2019-11-11 11:27:23

園慈.jpg


園慈法師是新中國成立后最早的一批留學僧之一。一直以來,他都致力于佛教傳統文化的挖掘與弘揚。8月6日,園慈法師在“2019佛教英語培訓班”授課后,接受了菩薩在線記者的采訪。求學期間他有著哪些特別的經歷,又對他的求佛之路產生了怎樣的影響?下面跟隨菩薩在線一同走進園慈法師的求學之路。


園慈法師,倫敦大學亞非學院哲學博士、中國佛教文化研究所研究員、中國佛學院教授、中央民族大學客座教授、首屆和二屆世界佛教 論壇翻譯組組長、北京釋家翻譯導師、聯合國衛塞節執委會 、佛教英語交流基地(籌) 副秘書長、中國佛教協會第九屆理事會常務理事、中國佛教協會教育培訓部主任。


Q:跟我們分享一下您的留學經歷吧。

A:1986年時,中國佛學院要派學僧出國留學,在此機緣下,我和凈因法師等其他三位法師去到斯里蘭卡學習。這是我們第一次出國,所以我們都很興奮,連趙樸老都幫我們做了很多事情。


Q:可以說說是哪些事情嗎?

A:他考慮的很周到,去之前給我們每個人量身做了短褂長袍,兩短兩長。我還記得當時是用黃色綢緞給我們做的短褂,因為考慮到我們去的是熱帶,所以特意選了質地薄的布料。他希望我們到了那邊可以很好地展現出漢傳佛教僧人的威儀,十分用心。


Q:這次留學經歷對你而言的意義是什么?

A:第一,我們想知道國外的佛教與中國佛教有什么異同,進行相互交流,把國外的優秀佛法帶到祖國來;第二,我們想去深入研究南傳佛教的教義、歷史,為佛教的發展梳理歷史脈絡。


Q:作為留學生,剛到斯里蘭卡時,應該遇到不少困難吧?

A:到那之后,首先需要克服的就是語言。我們去了個中小學級別的佛學院,要先學習語言,包括僧伽羅語、英語、巴利語、梵語等。


1.gif


Q:你們融入當地僧團的過程中,除了語言困難,還有哪些?

A:中國佛教和斯里蘭卡佛教存在著許多差異,我們剛去時一直堅持著漢傳佛教的戒律,但由于環境問題,我們很難生存,所以對方的長老給趙樸初先生和中國駐斯里蘭卡大使館寫信商議,在我們留學期間最好是換上他們的衣服并重新受戒。在得到了中佛協領導的認可后,他們給我們舉行了非常隆重的換裝儀式,中國駐斯里蘭卡館的大使和參贊都應邀出席了此次活動。


受戒之后,我們在生活上就完全融入斯里蘭卡的僧團了。早晨上殿念經、中午應供,還有其他活動我們都會隨寺里長老去參加。斯里蘭卡晚上是不吃飯的。剛去時,長老對我們很照顧,晚上會給我們買些面包果醬,有時也會用當地的一種菜煮粥給我們吃。


Q:面對這些困難,你們都做了哪些努力?

A:斯里蘭卡的寺院管理模式不像中國,他們每個寺院都有各自的住家戶,這些住家戶輪流供養寺院的早飯和晚飯。那里的學生一般忙于讀書不去托缽乞食,但是為了融入當地生活,很長一段時間內,我們都會去托缽乞食。


Q:在融入當地生活的過程中有沒有發生一些有趣的事情?

A:當然有啦,有一次,我們到錫蘭佛教會進行參觀,墻上掛著一張世界地圖,在每一個有佛教的地方都有一枚釘子。


我們注意到中國那片區域沒扎釘,當場就問“我們中國那里怎么不扎釘?”他們說“你們來之前我們以為中國沒有佛教呢?!碑敃r我們都有點哭笑不得,也意識到中國佛教在世界上的存在感和影響力實在太微弱。


Q:那后來地圖上的中國區域有沒有扎上釘子?

A:這件事我們一直記在心上,之后有機會再去到那個教會時,我們第一時間去看了那張地圖,發現上面已經有了一顆釘子。這件事后,我們都覺得此次留學經歷不僅僅讓我們體驗到了不同國度的佛教形式和理念,更讓斯里蘭卡重新認識了中國佛教。


2.gif


Q:在生活和學習上,哪些地方讓您印象深刻?

A:剛去頭兩年,我們雖然受到了當地長老的愛護,但生活還是很苦的。所以,大使館的工作人員經常包了餃子拿給我們吃來改善生活。


雖說物質方面他們不是很優越,但不得不承認的是,斯里蘭卡僧人的佛教教育、文化素養和知識修養應該算是很好的。


86年時,斯里蘭卡全國有16個佛教的國師,有的是大學校長,有的是教授,基本各個學科領域都有出家人。


Q:那您有沒有映像最深刻的老師?

A:每位老師對我們的教學都很用心,但我最感激的老師是佛教大學的前任校長。他退休之后和別人聯合創始了香港大學佛教研究中心,令人十分敬佩。從他身上我明白了佛法應該是服務于社會,更好地利益眾生。


Q:這次留學經歷在您的人生成長道路上應該影響很大吧?

A:留學的這幾年里,我們5個人都覺得此次學習對提升自信、擴展視野、深化認知水平都有很大影響。這些都讓我們覺得不枉去斯里蘭卡一趟。


Q:結合自身留學經歷,您認為中國佛教怎樣能更好地走出去?

A:一方面要做好內容上的準備。佛教走出去,第一要知道讓什么走出去,走出去的內容必須是人家需要的。一個送一個收,這兩者要結合好。


另一方面,要做語言上的準備。語言是溝通必不可少的載體和工具,但工具是為內容服務的,內容一定要選好。這樣中國佛教才能更好地走出去。(圖:盧鵬宇 李金洋 文:施琪)



0
編輯:賀雪垠 責任編輯:李蘊雨
下載APP熒幕凈土裝進口袋
体彩四川金7乐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