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大德

湛如法師:再續前緣:日僧歸國后與中國之聯系

中國佛教協會 2019-12-17 14:38:01
原標題:湛如:再續前緣:日僧歸國后與中國之聯系

湛如法師(圖片來源:菩薩在線 攝影:李蘊雨)


前  言


祖庭是一個宗派的靈魂所在,也是宗派得以延續、發展的血脈源頭。千余年來,佛教在不斷與中國傳統文化結合過程中,締造了八大宗派的興盛與傳奇,中國成為中古時期佛教第二輸出國,也成就了作為當今世界最具佛教影響力的國家。對于佛教各宗派而言,祖庭對于提高一個宗派的凝聚力十分重要,由于宗派力量的發展與繁衍,可以保證僧人學習、修行的環境的純粹性,避免不必要的紛爭,進而到整個宗派的興衰成敗。如果祖庭保持興旺,住持得人,就能夠使整個宗派萬眾一心、齊心協力,實現長期繁榮,從而更好地發揚宗派理念,推動佛教事業的多元發展和歷史意義的實現。而祖庭文化,也有其形成的時節因緣。


一 祖庭文化的形成和傳承


1、祖庭文化的形成


從漢代到北宋末年,中國的佛經漢譯事業持續了將近一千年,期間參與人數之多、延續時間之長、譯出典籍之豐富、產生影響之巨大,在整個人類文化交流史上是空前的、獨一無二的。因此,作為祖庭她的身上必然會有深厚的文化積累。人們為之積累了豐富的文化與故事,“凡名山巨剎,莫不皆由降勅建造。其住持者,皆名僧碩德,素為一眾所推,或天子詔迎,或大臣論薦?!盵無名叟著《慨古錄》。]而名僧碩德一時的過化,便成為歷史的永恒?!斗鹱娼y紀》云:“如來圣人,以開權顯實開跡顯本之道化天下后世者,謂之佛;佛弟子以次傳道為世宗主者,謂之祖;其實一道爾?!弊鎺燅v錫、成就、弘化之地即成為了祖庭,在朝野推動下,祖庭在中國文化與中國佛教中占據了重要的地位,形成了獨具特色的祖庭文化。又經過了適應本土的自我變革和發展,逐漸完成了與中國傳統儒道文化的有機融合。


在漢傳佛教的宗派祖師中,從事經典翻譯的人很多,四大譯經師中真諦與不空,就在光孝寺組織和從事翻譯活動。以及后來被中國佛教普遍受持弘揚的《楞嚴經》也在光孝寺完成了中文的譯本。所以從中日韓三國佛教源頭而言,光孝寺憑借海上絲綢之路的大事因緣,在中國佛教初、中期,承載和發揮著佛教傳入和輸出的重要作用和角色。


深刻印證了中印佛教文化交流互鑒的深度和維度,鐫刻著祖庭是接受、保存外來佛教文化的歷史使命,這也昭示著中國漢傳佛教祖庭的形成是對世界佛教不可替代的貢獻。


2、光孝寺禪宗的祖庭因緣


太虛大師說“中國佛教的特質在禪”而三國佛教的特質也一脈相承,從無二致。禪之大觀在禪宗,禪宗是眾多中國佛教宗派之一,且是其中最有生命力的一派;迄今為止,它仍然是中國佛教的主干和根源。南朝梁時,菩提達摩來到中國,由廣州登陸,在廣州光孝寺、華林寺等地留下遺跡,又轉而北上到金陵,后渡江駐錫少林寺,成為中國禪宗的初祖。這時的禪宗,印度色彩依然極濃。到了唐朝初年六祖慧能,將禪宗的面貌煥然一新,迥然與印度佛教別有致趣。六祖慧能曾在光孝寺菩提樹下剃發出家,出世說法,并流傳“風動幡動”膾炙人口而又富有禪機哲理的公案,這在禪宗發展史上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他指出的“仁者心動”,乃是秉于中國佛教“如來藏”系統的心性論的理論特點。自此之后,禪宗更進一步分成五家:溈仰宗、臨濟宗、曹洞宗、云門宗和法眼宗。在分化的同時,印度色彩越來越淡,中國色彩越來越濃,逐漸走上獨立發展的道路,成為絕對和真正意義上的中國佛教和祖庭。


3、祖庭文化的傳承


南朝時真諦三藏,最早將唯識思想帶到中國并開演弘傳的法師,他翻譯的《攝大乘論》經由其幾代門人的弘傳,影響甚巨,逐漸發展為攝論學派,對當時的佛教理論發展有著重要意義,并成為玄奘西游、東歸重譯的直接動力。標明史冊的禪宗六祖慧能大師在光孝寺出家受戒、出世開法;《楞嚴經》翻譯的道場;不空法師登岸弘密的根據地;鑒真大師第五次東渡的駐錫之處……,以至于明代憨山大師贊譽光孝寺云“禪教遍寰中茲最為初福地;祗園開嶺表此是第一名山?!盵 明《光孝寺志》。]切實道出了光孝寺在中國佛教史,世界文化交通史上的影響和地位。近年來光孝寺在繼承歷史,發掘文化,發揮佛教正能量的事業上,最先注意祖庭文化的整理和傳承。先后與內蒙古師范大學張徑真博士合編《真諦全集》;陜西師范大學呂建福教授合編《不空全集》;邀請北京師范大學徐文明教授著《光孝寺與海上絲綢之路》;編輯整理《楞嚴叢刊》將歷代關于本經的著疏重新校對排版;又編輯《壇經版本集成》、《慧能文庫》將不同版本的《壇經》和六祖大師近代世界學術研究成果目錄匯集成冊,蔚為大觀。自2008年以來,已連續舉辦七屆廣東禪宗六祖文化節,并與韓國首爾曹溪寺締結友好寺院。多年來,祖庭文化在現代都市寺院的建設、發展中得到了極大的重視,仍在發揮著聯系教界,對外友好,教化有情的重大作用與積極意義。


二 祖庭文化締造三國會議


1、三國禪宗因緣


禪宗最為輝煌的時代是唐宋時期,而唐宋時期的中國也正是政治、文化、經濟最為發達的階段。周邊如新羅、百濟、高句麗、日本等漢文化圈的政權,遣使來華,學習先進的文化和宗教。其中,日本明庵榮西在宋代,兩次來華,受獻和受傳臨濟心印,歸國后大興臨濟禪法。從而,臨濟宗作為日本禪宗的最早宗派誕生于日本。榮西的再傳弟子希玄道元隨師明全入宋求法,歷訪名剎,遍參大德,最后得天童如凈的啟發而豁然開悟,并蒙印可,傳授秘蘊和衣具頂相。歸國后,大力弘揚曹洞宗風,從而開創了日本禪宗的另一大派--曹洞宗。從此,臨濟、曹洞兩宗作為日本禪宗的兩大宗派,一直并行發展,源遠流長,在日本禪宗史、日本佛教史上具有重要歷史地位。日本江戶時代,中國黃檗山住持隱元隆琦在宇治開創黃檗山萬福寺,創立日本黃檗宗,成為日本佛教史上一大事件。這一從中國傳來的獨特的禪法不僅在日本站住了腳,而且大大刺激本已處于停滯狀態的臨濟、曹洞兩宗,終于使日本禪宗三派鼎立,長盛不衰。


較之日本禪宗的創立,韓國禪宗的起源則在唐代即與中國開始了交涉。韓國素有“九山禪門”之稱,其開宗立派者大多于唐代時來華習禪,歸國后大演教化,久之門庭繁茂,蔚成宗派。如:新羅善德王時(我國唐太宗時),法朗來唐,師事四祖道信,遂傳其法于海東?;莨踔畷r,神行來唐,參謁志空,得證心印,返國后于丹城斷俗寺弘傳北宗禪,數傳之后開創曦陽山派。公元784年(宣德王五年)雞林道義來唐,受傳于西堂智藏及百丈懷海,在唐三十七年,歸國后傳法弘化,創立迦智山派。與道義同時游學于唐之洪陟,嗣法西堂,歸國后棲止南岳,創立實相山派。再有真鑒慧沼,受教于滄州神鑒,歸國后創建雙溪寺;無染得麻谷寶徹之印,歸國后創立圣住山派。通曉梵日從鹽官齊安習禪,返國后開阇崛山派。朗空參學于石霜慶諸座下,歸國后住于南山實際寺闡揚禪旨,是為青原法統最早傳至韓國者,可謂三國佛教同宗同源,禪宗發脈源遠流長。


2、三國會議的舉行


正是來自對共同信仰的認同,對祖庭血脈相連的感召,三國佛教大德在戰后發起友好聯誼的和平壯舉。1952年亞洲及太平洋區域和平會議在北京開會期間, 趙樸初居士代表中國佛教界將一尊象征慈悲和平的佛像請托與會的日本代表贈送給日本佛教界,引起日本佛教界的強烈反響。日本佛教界友好人士大谷瑩潤、西川景文、菅原惠慶、大西良慶長老等 多次組團渡海送還中國在日殉難烈士遺骨,發起了“日中不戰之誓” 的簽名運動。1962年中日兩國佛教界和文化界共同發起紀念鑒真逝 世1200周年活動。1980年,在鄧小平同志的支持下,兩國佛教界舉行 鑒真大師像回國探親活動。此次活動再次掀起了中韓日三國佛教不忘歷史,銘記先德,尋根訪祖,友好交流的新期盼。故1993年已故趙樸初會長親赴日本參加“日本佛教界與韓國佛教界共同紀念中國佛教協會成立40周年”的慶?;顒?,在活動上他高瞻遠矚地提出:中韓日三國佛教界的友好交流自古到今已形成一條“黃金紐帶”。這一形象的比喻,立即得到韓國和日本佛教界的贊同和響應,并共同倡議提出“三國佛教黃金紐帶會議”,以期為三國佛教延續法脈交流,為東北亞地區和平,乃至世界人民的福祉,做出這個時代佛教徒應有的貢獻。


3、三國會議的成果


三國佛教黃金紐帶會議自1995年以來,先后輪值舉辦了二十次大會,“三國佛教黃金紐帶會議”業已成為三國佛教友好交流的核心活動??偨Y二十次會議,就大會主題而言,都在圍繞著第一次會議“友好?合作?和平”的主題開展和延續,包含佛教的社會責任和作用(五次);和平議題(三次);佛教徒本位弘法、戒律的(三次);環境保護、心靈救助(二次);和諧、紀念(二次);三國佛教交流回顧和展望(二次);世界佛教論壇(一次)。三國會議以佛教徒的本位緊緊圍繞“友好”,關注社會,推動世界“和平”。輪值舉行,積極推動。三會議舉行期間,各國政要首腦蒞臨發言,媒體關注報道,社會影響力不斷提高。會議的舉行促成了中韓佛教2008年于韓國首爾觀門寺舉行“第一屆中韓佛教佛教學術論壇”至今輪值舉辦已四屆。2012年在韓國首爾舉行“第一屆中韓日國際佛教學術會議”以來,至今已輪值舉辦五屆。作為“黃金紐帶”合作最為突出的成就,即是2006年在中國舉辦的第一屆世界佛教論壇。在這二十多年里,三國佛教基于“黃金紐帶”會議的載體下,開展學術交流、修行體驗、主題演講會、圖片展、世界禪茶大會等等。


三  祖庭文化的時代使命


1、時代特征


當前,世界格局尤其是國際力量對比正在發生近代以來最具革命性的變化。全球治理正在從列強通過戰爭、殖民、劃分勢力范圍的方式,向各國通過共同制定規則、相互協調關系和利益的方式演進。同時,世界主要面臨四大難題:一是貧困與發展問題;二是和平與戰爭問題,包括恐怖主義問題;三是不同文明之間的沖突與包容問題;四是生態環保問題。隨著世界資源能源布局的變化和交通的發展,世界經濟貿易中心正在由大西洋沿岸向太平洋沿岸轉移,歷史證明經濟中心的轉移預示著新大國的崛起;以3D打印為代表的數字化制造、以大數據為代表的信息技術、以綠色能源為代表的新能源技術等正在引發新一輪科技革命。政治方面,事實表明,西方主導的“民主輸出”導致了更多國家的社會動蕩,西方主張的“文明沖突論”加劇了東西方之間的文明對抗,資源能源消耗最大的西方國家也缺少誠意幫助發展中國家解決環境保護問題。與此同時,在人們對西方失望的時候,中國給世界各國特別是第三世界國家帶來了希望。據此,中國佛教的祖庭文化,在此世界格局驟變,人心焦慮的時代,將有更大的作為。


2、人類命運共同體


“命運共同體”是中國政府反復強調的關于人類社會的新理念,乃是基于人類只有一個地球,各國共處一個世界,故而倡導“人類命運共同體”意識的意義。面對世界經濟的復雜形勢和全球性問題,任何國家都不可能獨善其身。國際社會必定成為一個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運共同體”才能切實解決問題。2011年《中國的和平發展》白皮書提出,要以"命運共同體"的新視角,尋求人類共同利益和共同價值的新內涵。


推動建設人類命運共同體,源自中華文明歷經滄桑始終不變的“天下”情懷。從“以和為貴”“協和萬邦”的和平思想,到“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四海之內皆兄弟”的處世之道,再到“計利當計天下利”“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濟天下”的價值判斷……同外界其他行為體命運與共的和諧理念,可以說是中華文化的重要基因,薪火相傳,綿延不絕。新時期,中國人民致力于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追求的不僅是中國人民的福祉,也是各國人民共同的福祉,關于命運共同體的傳統理念得到進一步發揚光大。目前,祖庭文化是跨國界的紐帶關系,發揚祖庭文化必然要觀照到當前世界格局,國際形勢,乃至服務本國發展大計,基于此光孝寺做出了一些切實的努力。


3、光孝寺的探索


現今研究和弘揚漢傳佛教“祖庭文化”,有利于樹立本民族文化的自覺、自信和自尊,有利于深刻認識佛教在當前中國對內構建和諧社會,對外構建和諧世界方面的重要性,有利于為中國新文化走向世界提供重要的歷史借鑒和思路。這也是弘揚漢傳佛教“祖庭文化”的現實意義。因此,祖庭文化的影響力是持續而深遠的,歷史上的祖庭將外來文化融合成為適應本土的修行方式,而今祖庭卻更多地承擔著帶領中國佛教走出去的重任。光孝寺作為海上絲綢之路的重要遺跡,在當今社會,以其獨具魅力的文化內涵,連接著世界佛教徒的法誼。借助與東南亞國家臨近的優勢,光孝寺參與了多次重要的國際性會議,2017年的國際衛賽節,廣州光孝寺前往斯里蘭卡捐贈不空三藏銅像,這一銅像的捐贈代表著千余年前不空三藏跨越海洋,用佛法連通兩國的不曾斷滅的法誼。2018年,由廣州光孝寺舉辦的瀾滄江、湄公河流域六國的佛陀圣誕暨慈善交流會議隆重召開,泰國、老撾、柬埔寨、緬甸、越南等五個國家在各國僧王和領事館總領事的帶領下,共同探討了慈善工作的相關問題。由佛陀的法脈相傳逐漸遞增為國家互助的友誼,不僅為各大媒體引為佳話,更凸顯了光孝寺在祖庭文化法脈、法誼相傳上的努力探索和切實踐行。


結    論


古來祖庭在處理與社會各階層關系方面,有著豐富的理論和實踐,這是“祖庭文化”的一個重要內容。如隋唐時期,有些祖師不僅作出重大理論貢獻,而且有能力與統治者建立良好關系。在官方的支持下,最大限度地發揮本宗派善世利人的社會功能。從這些方面考察可以發現,“祖庭文化”中蘊含著保證佛教健康發展,引導佛教發揮積極社會作用的優良傳統,值得研究、倡導和弘揚。在當今社會如何善用祖庭本具的文化,就成了至關重要的命題。法脈是文化與他人溝通的線索,但法誼卻是我們后來人在不斷溝通和互相幫助的基礎上成就起來的。祖庭作為中國佛教文化的集大成者,應當在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的構建下,積極地利用法脈相傳的關聯,與宗派間、國家間的佛教徒和人民建立共榮的良性關系。


支持作者
編輯:王德智 責任編輯:李蘊雨
下載APP熒幕凈土裝進口袋
体彩四川金7乐开奖